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 番外:成亲

番外:成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 class="pdp">    圣云天境,最近一派祥和,自从天命之女出现灭掉了百里长弓后,天命之女更是成为了一个传说。有人说天命之女的存在是假的,是百里长弓自己练功走火入魔陨落的。但是这种说法完全站不住脚。百里长弓成为武尊多年,可能会练功走火入魔陨落么?</p><p class="pdp">    直到凤夜府一夜之间声名大噪,所有人才相信,天命之女,真的横空出世了。凤芜玦和夜天寒,当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两人更是双双晋升武尊,自立门户,而府邸的名字是凤在前,夜在后。这羡煞了多少女子?一个男人,而且是强的让人仰望的男子,却甘心让自己的姓排在那女子的后面,这是何等宠溺,何等恩爱?</p><p class="pdp">    他们的女儿,正是天命之女,夜明月。据说已经领悟天道,成为了天道至尊。</p><p class="pdp">    这一天,一个爆炸性的消息,飞速的传遍整个圣云天境。</p><p class="pdp">    天命之女要成亲了!成亲的对象,是君家的少主,君倾曜!说起这个君家的少主,也是一个人物。他是突然出现的,据说是下面的位面晋升而来,实力惊人,风华绝代。君家在他的带领下,蒸蒸日上,声望,势力都是前所未有的高涨。最让人称奇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与凌家少主的决斗。</p><p class="pdp">    说起凌家少主,也是让人惊叹万分的风流人物。据说也是下个位面晋升而来的。是不破武尊的传人,丰神俊逸,剑指苍穹。凌家在他的带领下,再不像以前那样隐居世外,而是光彩夺目。</p><p class="pdp">    这两个绝代风流的人物,曾经决斗九十九次,每一次都打的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最后都是平手结束,直到第一百次,君倾曜以半招获胜。以前众人以为这两人有什么间隙,导致这样不休的决斗,后来有人看到他们谈笑风生走在一起,才知道众人真是想多了,看那两人的神态,根本就是至交好友。</p><p class="pdp">    ……</p><p class="pdp">    而这一百场决斗的始作俑者则是懊恼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感叹着。</p><p class="pdp">    夜天寒:“哎呀呀,这两个兔崽子为什么没有同归于尽呢?”</p><p class="pdp">    夜明月,也就是改回了姓的诸葛明月嘴角微微一抽,机械的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从牙缝里面挤出一句话来:“爹,莫非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之前夜天寒是百般刁难,连凤芜玦都看不下去了。在君倾曜和凌飞扬喝的茶里放什么虫子,放什么毒草,这样幼稚的事他也干的出来。绝对不允许这两人中的谁和他的宝贝女儿单独相处。见到他们两不是翻白眼就是说话讽刺。最后在凤芜玦的干涉下,他终于答应等这两人晋升武尊后,决斗一把,胜者才有机会来追他的女儿。</p><p class="pdp">    注意,还只是有机会而已。他打着小算盘呢,这两人最好打的对方生活不能自理,那样宝贝女儿就不用和谁好了。</p><p class="pdp">    “呵呵哈哈,乖女儿,你在说什么呢,你看你爹像是那种人么?”夜天寒心虚的讪讪笑了笑,但是嘴上肯定是矢口否认的。</p><p class="pdp">    “不像。”夜明月摇头,看着夜天寒嘴角挂起的笑容后,才慢吞吞的说道,“爹不像那种人,因为你本来就是啊。”</p><p class="pdp">    夜天寒嘴角的笑垮了下来,蹲墙角去哀怨的画圈圈了。凤芜玦端着一盘吃的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仔细听还能听到夜天寒边画圈圈边嘀咕:“这两个臭小子,我诅咒你们不举……噢!不好,不能诅咒这个。万一以后女儿真的要嫁给他们其中一个那就惨了。那就诅咒你们两个走路拐脚,喝水呛到。”</p><p class="pdp">    “行了你!”凤芜玦听着这些话是哭笑不得,自己这个活宝夫君,真的是越来越幼稚了,她没好气的冲夜天寒吼道,“别在那丢人了。你出那么多难题又怎么样,你没看出来女儿的心里早就有人的?”</p><p class="pdp">    “是哪个?女儿,快说,那两个臭小子,你早就看上哪个的?”夜天寒一听这话,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一跃而起,跑到夜明月身边急切的问道。</p><p class="pdp">    夜明月笑了笑,冲自己的老爹眨了眨眼:“你猜。”</p><p class="pdp">    “说实话吧,我觉得那两个小子都还不错就是了。勉强配的上我女儿。”夜天寒这回是摸着良心说话了,放眼圣云天境,除了他们还真没人能配的上自己的女儿了。</p><p class="pdp">    “你整天吃多了撑的。她总有天要嫁人的。你晋升了武尊这么幼稚,要是外面的人看到,还不知道怎么想。”这个时候一个磁性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p><p class="pdp">    “须弥武尊!”夜天寒看到进来的人,恨的那是咬牙切齿,“你在我家白吃白喝,现在还敢教训我!”</p><p class="pdp">    须弥武尊看到夜明月,那完美无瑕的脸上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无视咆哮的夜天寒,走到了夜明月的身边,道:“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世上最漂亮的嫁衣……”</p><p class="pdp">    话还没说完,夜天寒就抓狂的咆哮起来:“放屁!要准备也是我这个当爹的准备,你算老几?”</p><p class="pdp">    “我好歹算你的前辈。”须弥武尊淡定的回答。</p><p class="pdp">    “倚老卖老,你个老不羞的!”夜天寒和须弥武尊杠上了。</p><p class="pdp">    然后就打起来啦……</p><p class="pdp">    和平时一样,两人掠到了院子里,打的那是飞沙走石,暗无天日。</p><p class="pdp">    凤芜玦扯着嗓子吼了句:“谁打坏东西就没饭吃。”</p><p class="pdp">    于是院子里的摆设都完好无损了,就看到尘土飞扬。地面被打出坑,不算打坏东西嘛。</p><p class="pdp">    夜明月无视眼前经常会上演的这一出,转头淡定的和自己的母亲商量起事情来。</p><p class="pdp">    夜天寒一直在折腾君倾曜和凌飞扬,大家理解他好不容易和女儿团聚的心情,也就任由他们去了。其实明月和君倾曜的婚期,早就定下来了。</p><p class="pdp">    ……</p><p class="pdp">    刑天君家,如日中天。</p><p class="pdp">    君家少主,谁人不知?</p><p class="pdp">    而他要成亲的消息,也不知道让多少少女心碎了一地。但是成亲的对象是那个明珠一般风华的女子,便没有人有异议了。也只有那个女子,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吧。</p><p class="pdp">    这天,午后的阳光有些热烈,一条幽静的路上,行人不算多,路边的凉棚里倒是坐着一群人在休息。这群人,是准备去参加君倾曜和夜明月婚礼的一些宗门弟子。此刻他们在热烈的讨论着接下来的婚礼将会是怎样的盛大。</p><p class="pdp">    “师姐,这些人怎么跟土包子一样?人家结婚他们激动个什么劲?”一个妙龄少女低声和同桌的另外一个年龄稍长的少女说道。</p><p class="pdp">    “嘘,小声点。”那师姐紧张的低声呵斥她,“你啊,总是这样口无遮拦,在师门里大家都让着你宠着你,可是在外面可不行。”这师姐看着眼前面带不悦的少女,心中叹气。她这个师妹,因为长相甜美,在师门里大家都比较宠爱,她是越发的骄纵了。做什么都是眼高手低,师父明白这样下去可不行,所以让她带师妹去参加这次的婚礼,让她长点见识,可不能一直这样眼高手低下去。</p><p class="pdp">    “师姐,这个什么君少主,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为什么师父他们还要先行一步去嘛?”少女皱着眉,不耐的问道。</p><p class="pdp">    “你去了就知道了。”师姐无奈的叹气,该说自己这个师妹是井底之蛙还是说她骄纵的好?强者为尊,圣云天境,现在真正的强者是谁,大家都知道。只是有的人没见识过,总是像师妹这般口气。待她见识了,或许就不一样了吧。</p><p class="pdp">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忽然狂风大作,一股腥臭味迎面扑来。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p><p class="pdp">    “不好,是血骨鸟!”凉棚中有人惊叫起来。不少人立刻拔剑,挥剑迎上。血骨鸟,高阶妖兽,爪子锋利,浑身血红,身体庞大却很灵活。</p><p class="pdp">    少女眼中闪过亮光,也拔剑跃跃欲试。这是她第一次下山,话本中的锄强扶弱她向往已久。一想到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可以出一把风头,她心里就美的冒泡,所以此刻是兴奋多过害怕。</p><p class="pdp">    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p><p class="pdp">    血骨鸟这种妖兽的实力,还真不是他们这帮小虾米能对付的。</p><p class="pdp">    很快,凉棚直接被血骨鸟一翅膀扇塌,闪着寒光的利爪,将一人的胸膛抓的鲜血淋淋,深可见白骨。那模样,惊心怵目。</p><p class="pdp">    少女傻在了原地,小腿一直在哆嗦,这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啊。应该是她仗剑而上,解救这些人,然后所有崇拜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啊。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动都不敢动呢?</p><p class="pdp">    “师妹,快躲开啊!”少女的师姐看着傻在原地的少女,惊呼着。血骨鸟眼看就要一爪子刺向了她啊!</p><p class="pdp">    少女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血骨鸟,心中绝望。但是下一刻,却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剧痛。眼前,一道挺拔的身影,只是轻轻的那么一挥手,那只来势汹汹的血骨鸟化为灰烬,就此消失在眼前。</p><p class="pdp">    “你们,如何?”一个声音蓦然响起,这道声音如清凉的月色,又恍如清冷的冰花,让人心颤不已。而他的眸子,更是漂亮的让人心悸。一只绿色,一只金色。这样标志性的外貌,让有的人一下就认出来了。</p><p class="pdp">    “君少主!”</p><p class="pdp">    “是君少主!”</p><p class="pdp">    “我们没事,谢谢君少主出手相救!”</p><p class="pdp">    “没事就好。不用担心,不会再有妖兽逃到这里来了。”君倾曜沉声说完,和众人点了点头,便飞身离去了。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天际。</p><p class="pdp">    待君倾曜的身影消失后,凉棚中更加热烈起来。就连之前受伤的弟子在敷药的时候也兴高采烈的说着。</p><p class="pdp">    “君少主的实力,真是厉害,一挥手就解决了。”</p><p class="pdp">    “那是,君少主,现在是武尊啊!这么年轻的武尊呢!”</p><p class="pdp">    “终于见到真人了。果然风华绝代。”</p><p class="pdp">    那师姐如释重负的收回剑,转头看向自己的师妹,正要出言安慰,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师妹脸色绯红,一直盯着君倾曜身影消失的方向没有动。这幅模样,师姐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么?她的师妹春心动了,但是对象却是那个人!</p><p class="pdp">    “师妹!他不是你可以肖想的。”师姐的脸色沉了下去,冷声低低说道,“不要怪师姐话说的难听,不要说君少主马上要成亲了。单看你的身份和实力,哪里配的上他?何况他的心中是有人的,据说和天道至尊夜明月是生死与共一起走来的。”</p><p class="pdp">    少女的脸色也阴沉了下去,低下头,闷闷的应了一句便不再说话。师姐见她这样,心中不安,明白她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心高气傲的她兴许还觉得她自己才配得上君少主。师姐心中有些担忧和烦躁,更是下定决心,接下来一定要看紧这个不省心的师妹,千万别做什么傻事才好。</p><p class="pdp">    ……</p><p class="pdp">    君家的少主迎娶天道至尊夜明月,那真的是百里红妆,轰动整个圣云天境。</p><p class="pdp">    一处高峰之上,两道人影伫立,看着前方热闹非凡的凤夜府。</p><p class="pdp">    “你真的不去了?”凌不破含糊不清的问着旁边的人,“她的婚礼,你就送了那份厚礼,然后你真的不去参加了?”之所以说话含糊不清,因为他嘴里还含着一只鸡腿。</p><p class="pdp">    “我想看到她的笑容,看到她的笑容我就觉得一切都足矣。只是……”在旁边的人轻声回答着,他的脸上有着一抹淡淡的苦涩笑意,这个俊朗的男子,正是凌飞扬,“只是,她的笑容不是为我,我心中还是会落寞。”</p><p class="pdp">    “哈哈,正常的,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现。你要是欢欢喜喜的送她出嫁还去参加婚礼,我才觉得你不是正常人了,简直就是圣父了。”凌不破一口将鸡腿塞进了嘴里,哈哈笑起来,然后拍了拍凌飞扬的肩膀继续道,“走,和我去我的故乡玩玩。小丫头已经教会我怎么来去自如了。我带你回去散散心。这一生,你和她无缘,没关系,咱等下辈子嘛,哈哈!”</p><p class="pdp">    说完,不等凌飞扬听到这样无厘头的安慰有什么反应,凌不破便拖着他,迅速消失。</p><p class="pdp">    此刻在院子中的夜明月微微抬头,看向凌不破和凌飞扬消失的方向,眼神复杂。那个一直守护着她的男子,他还是走了,真的希望他过的好……</p><p class="pdp">    “在看什么?”忽然,墙头探出来一个脑袋。</p><p class="pdp">    夜明月吓了一跳,然后无语了。这不是今天的新郎倌么?现在趴在墙头,这样真的好么?</p><p class="pdp">    “你怎么溜进来了?不在前厅?一会小心我爹一拳轰飞你。”夜明月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丝毫没形象的君倾曜说道。</p><p class="pdp">    “嘿嘿,先进来亲一下。”君倾曜从墙头爬下来,然后一个闪身出现在夜明月身边,低下头就吻上了夜明月的脸。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担心自己媳妇看到凌飞扬走了心软跟着去,绝对不是这样,绝对不是因为担心这个才冒着被岳父拍飞的危险爬墙的!</p><p class="pdp">    夜明月感受着君倾曜温暖的吻,微微笑了起来。</p><p class="pdp">    “明月,这一生,我……”君倾曜深深的看着夜明月,话还没说完,忽然眼神一冷,看向围墙那边,猛的一掌挥出,围墙丝毫无损,只是围墙那边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似乎是物体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的声音。</p><p class="pdp">    “对你的仰慕者出手这么重?”夜明月戏谑的笑起来,伸出手捏了捏君倾曜的脸。她当然早感觉到外墙那头是一个少女,正在偷窥君倾曜。也不知道今天护卫是怎么回事,居然放人溜了进来,不知是真的没察觉还是故意放进来为了看好戏的。</p><p class="pdp">    “打扰我们,我没要她的命就不错了。”君倾曜冷哼一声,语气中没有丝毫温度。</p><p class="pdp">    “好了,快出去吧,一会我爹就来了。”夜明月笑了笑,抬起头,主动在君倾曜的脸上柔柔的印下了一吻。</p><p class="pdp">    “嗯。”君倾曜俊美的脸上浮起笑容,眼里都是柔情,点了点头后,原路返回了。</p><p class="pdp">    夜明月看着君倾曜的背影,微微笑了笑,收回眼神,拿起梳子缓缓的继续梳头。</p><p class="pdp">    围墙外,趴在地上的少女,心中一片冰冷。君倾曜和夜明月的对话,她都听进了耳朵里。而君倾曜之前毫不留情的一击,更是让她的心快碎成了渣。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这个君少主,怎么可以这样?</p><p class="pdp">    “何必自取其辱?你以为依你的实力真的能潜入这里?是守卫故意放你进来的,你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一场笑话。”少女的师姐出现在了面前,轻轻叹气,“是师父求情,让我进来带你回去。你还不明白么?君少主和天道至尊要杀你,犹如踩死一只蚂蚁。而你在他们的眼里,还真的只是蚂蚁。从头到尾,人家看过你一眼么?”</p><p class="pdp">    少女眼里的泪水哗哗的掉下来,她明白过来,师姐说的,都是对的。</p><p class="pdp">    “你知道他们两经历了多少事情么?相互扶持到了现在。你真以为自己容貌不错就可以让君少主意乱,移情别恋喜欢你?那这样的爱,还叫爱?为师果然还是太宠你了,差点酿成大祸。幸好天道至尊和君少主没有计较。”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也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叹着气说完这些后,示意那师姐背着少女,默默离去。</p><p class="pdp">    经历了多少事情?少女扭头,看着身后的那面围墙,心中忽然很想知道,围墙里面那个人,和君少主,到底经历了些什么。爱,又到底是什么呢?</p><p class="pdp">    这一天,圣云天境,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婚礼。来参加婚礼的人,几乎挤破了头。</p><p class="pdp">    夜明月和君倾曜。</p><p class="pdp">    那火红的嫁衣,映红了半边天。</p><p class="pdp">    夜明月和君倾曜并肩站在那里,天长,地久……</p><p class="pdp">    ------题外话------</p><p class="pdp">    啊,我终于活了过来,不过还是半死状态……待我完全复活再考虑新文吧。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等待,爱你们,不解释!特别鸣谢亲爱的小静!在她不断的鞭策下,番外终于出来了。</p><p class="pd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