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暖香浓 > 番四

番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明玉来庄子上缅怀母亲,自然带了护院同行,而这些护院,全是陆明玉出嫁时,祖父兵部尚书陆斩亲自为孙女挑选的,个个功夫了得。段忠出身江湖,或许进院行凶时能避开一众护院,但当上房窜起第一道火舌,今晚守夜的八名护院就同时被惊动了。
  
      借着火光,有人注意到一道黑影蹿下墙头朝东面逃了,那护院立即朝黑影追去,同时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庄子上还有八位轮值结束正在休息的护院,听到哨声,八人登时惊起,有人救火,有人骑马去追截凶手。
  
      段忠跑得再快,也敌不过骏马奔驰,但他功夫了得,三个护院也捉不到他,段忠心知自己所为天地不容,无意取三人性命,暗中准备好剩余的迷.药,朝三人洒去。
  
      与此同时,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第四名护院也出手了,暗箭如风,准确无比地射入段忠右小腿。锋利箭头以不可抵挡之势钻入腿骨,可谓撕心裂肺,段忠身体摇晃,咬牙继续逃窜,然而腿残了一只,能逃多久?
  
      听着身后护院逼近的脚步声,段忠拿出一瓷瓶桐油,边拖着腿逃边往脸上抹,准备毁容自尽,但就在他试图点燃火折子时,又一支暗箭以雷霆之势飞来,直穿他右掌而过。
  
      段忠惨嚎一声跌在地上,只来得及咬.舌自尽。
  
      护院将他的尸首带回别院,却惊闻世子夫人床榻周围火势最大,护院冒死冲进去,还是迟了一步,床上的人早已烧了起来……倒是采桑,只是中了迷.药,此时已经清醒,哭声震天。
  
      噩耗传到京城,年近五旬两鬓苍苍的朱氏直接昏死过去,双目失明形容憔悴的陆三爷疼到吐血,连自己走路都不能。陆府上下一片哭声,兵部尚书陆斩算是最冷静的,但也哭红了、恨红了一双眼睛,半路将孙女的尸身抢回陆家,再带着段忠的尸首进宫陈冤。
  
      明惠帝对陆家的感情……很复杂。陆嵘袒护一个丫鬟害堂妹跳湖自尽,明惠帝为此迁怒陆家,只越发地宠爱外甥女阿暖,后来他接陆筠进宫却没能护住她,致使陆筠被许贵人毒.害,明惠帝痛不欲生,同时也对陆斩心存愧疚。
  
      此时惊闻自己的外甥女、陆筠最喜欢的侄女惨死,明惠帝恨得拍案而起,连夜召来锦衣卫指挥使,限期三日查出段忠的幕后主使。
  
      锦衣卫是何等厉害,况且京城与陆明玉有罅隙的人几乎可以说屈指可数,从陆明玉死后最容易获利的方向出发,万姝自然而然成了锦衣卫首个怀疑目标,而就在锦衣卫找到人证证明段忠是万姝一个庄头的同时,锦衣卫还揪出了董月儿母子,一番审问,也让董月儿招出了润哥儿是在她热孝期间怀上的。
  
      陆斩没管那么多,从采桑、揽月口中得知董月儿曾经带着润哥儿去孙女面前耀武扬威,陆斩怒上加怒,不顾太夫人、楚二夫人阻拦,一剑便抹了母子俩的脖子。万姝被承恩侯府的人护着,逃过了陆斩的剑,却逃不过锦衣卫的牢房。
  
      这些都是短短两天内发生的。
  
      当董月儿母子的尸首被丢入乱坟岗,当万姝被关入大牢,楚随终于马不停蹄地从山西赶了回来,风尘仆仆,双眼又肿又红,进京后没回自家,直奔陆家来看妻子。
  
      “祖父,求您让我见见阿暖吧……”跪伏在陆府门前,楚随失声痛哭,悔恨地不能自已。陆明玉一心一意地相信他爱慕他,最后竟因为他无辜被万姝害死,妻子死前,他还撒谎撇清自己与董月儿的关系。
  
      一边后悔,一边不停地记起与陆明玉相处的一幕幕,她站在花树底下娇娇俏俏地朝他笑,她身穿大红嫁衣戴着盖头坐在那儿等他来掀,洞.房花烛她美得像下凡的仙子,临别前夕,她靠在他怀里,抽搭着不要他走……
  
      可她走了,连最后一面都不给他见,从今以后,再没有一个叫陆明玉的姑娘俏生生在闲云堂等他回家,再没有一个叫阿暖的姑娘对他撒娇耍赖又温柔关怀。
  
      阿暖……
  
      楚随哭得心都要碎了。
  
      老天爷一定是在罚他,罚他婚前对她的欺瞒,罚他明知万姝喜欢他,每次见面还是出于客气朝她笑笑……
  
      “滚。”陆斩立在门前,看着跪在那里的楚随,恨得想杀他的心都有。隐瞒董月儿是一桩罪,招惹万姝害死孙女是第二桩罪,随便哪条,陆斩都不会允许楚随再去打扰孙女的在天之灵。
  
      楚随爬着上前,砰砰砰连续磕头,“祖父,求你……”
  
      “你也配叫我祖父?”陆斩怒不可揭,一脚踹在楚随肩头,只把人踹得仰面倒翻,直接飞出了陆家门前台阶之下,倒地便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幕恰好被闻讯赶来的楚家众人看见,太夫人、楚二夫人心疼地都哭了,却被楚二老爷劝住,不许她们替儿子说话。
  
      这件事,是他们楚家对不住陆家。
  
      但他态度再好,陆斩都不可能原谅楚随,只丢给楚家一份休书,从今以后,他孙女还是陆家人,做鬼也与楚家无关。休书落到面前,看着上面“恩断义绝”四字,楚随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
  
      孙女死了,陆斩彻底恨上了万家,新仇旧恨加到一起,让他发现一丝蛛丝马迹,上报明惠帝。牵扯到陆筠的死,明惠帝立即派人彻查,最后查出当年许贵人只是一把刀,万皇后才是利用那把刀加害陆筠的幕后真凶。
  
      查清了,明惠帝当即下旨废后,赐了万皇后三尺白绫,并追封陆筠为后。
  
      万皇后倒了,承恩侯府也没了,连皇长子庆王都被打发到了偏远封地。
  
      万家是真凶,直接害死了陆筠、陆明玉姑侄俩,但不用陆斩提醒,明惠帝也记得自己的外甥女是被楚随连累死的。轮到楚家,就更好办了,楚随当年明知董月儿刚刚死了祖父却还与之欢.好,令董月儿珠胎暗结,品行有亏,罢黜其官职,并褫夺其国公府世子之位,楚二老爷教子无方,也不堪承袭爵位。
  
      但明惠帝记得楚家先祖的功劳,也记得楚行死前的赫赫战功,不忍国公府爵位后继无人,明惠帝特意下旨,命楚行胞妹楚盈招赘上门,由其子嗣继承本就属于楚家大房的爵位,且这个赘婿必须得到明惠帝首肯才行。
  
      陆斩只恨楚家二房,对楚行这个晚辈他很赏识,因此楚随一家得了惩罚,楚家后面的事,他也就不关注了,从次一心守着朱氏,想方设法哄妻子开心。陆嵘那边,得知女儿生前为了治他的眼疾,曾拜葛神医为师,陆嵘又愧又疼,自此搬到妻、女坟前而居,再未下过山。
  
      到了第二年,陆、万、楚三家闹出的动荡,不知不觉平复了下去,百姓们又有了别的新鲜事,譬如楚国公府太夫人为二姑娘先后挑了两位赘婿人选,都被明惠帝否决了,称那二人不配做前国公爷楚行的妹婿。
  
      连续两次被皇上打了脸,太夫人愁病了。
  
      楚盈也是左右为难,舍不得祖母替她烦心,又拧不过皇上。
  
      心中烦恼,楚盈同太夫人打声招呼,然后带着丫鬟去祭拜兄长。
  
      到了墓地,看守祖墓的侍卫见到她,低头禀报道:“二姑娘,今日金吾卫指挥使廖大人也来拜祭国公爷了,刚进去不久。”
  
      楚盈面露惊讶,随即又满心欣慰,有人还记得哥哥,总是好的。
  
      知道哥哥与廖守是至交好友,楚盈便领着丫鬟进去了,想着见到廖守要替兄长道谢,然一直走到墓前,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唯见兄长墓前摆着茶果祭品,三炷香只燃了一点点,说明廖守不久前才离开的。
  
      大概是从别的路下山了?
  
      楚盈看看那些茶果,没有多想,默默道谢后,亲手将祭品一一摆好,摆着摆着,想到兄长生前对她的好,却早早去了,连个子嗣都没留下,不禁悲从中来,眼泪流个不停。
  
      丫鬟们上前劝她。
  
      楚盈叫她们退远些,她挪到兄长墓碑前,断断续续哭了好久,才开始向兄长倾诉她心底无人可诉的烦恼,“大哥,皇上让我招婿,祖母挑了两个他都不满意,现在祖母病倒了,都是因为我……大哥,你怎么那么狠心,爹爹跟娘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