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74章 补窟窿

第0874章 补窟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月的江南,天气已经转暖,但在凉州,十二月白灾造成的影响仍未过去。
  
  在小冰河时期这种全球气候不断恶化的情况下。
  
  冯鬼王既没有斗气化马的本事,又没有向天空打一炮的法宝。
  
  所以注定没办法逆天而行。
  
  不过幸好,这些年想尽办法渗透凉州的努力总算没白费。
  
  比如说冯郎君的信誉,在胡人当中那是相当地坚挺。
  
  凉州四郡的太守,同样也知道自家刺史的信誉在胡人那里非常坚挺。
  
  所以太守们在与武威联系断绝,郡内又遍地哀鸿的情况下,不约而同地拿冯刺史的信誉来卖一卖。
  
  暂时哄哄一下胡人,安抚胡人之心,那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谁知道这一卖之下,嘿,你还别说,冯刺史对胡人居然还有某种降智光环作用。
  
  反正绝大部分胡人就这么相信了太守们的鬼话,安安分分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等待冯刺史过来拯救他们于白灾之中。
  
  只是等武威千辛万苦重新恢复了凉州四郡之间的联系,冯刺史就有点懵逼了。
  
  然后他恨不得重新把打通的通道再用雪给堵上!
  
  老子一下子哪来那么多的粮食去救人?
  
  你们这些缺德玩意,就这样卖顶头上司,良心不觉得痛吗?
  
  于是冯刺史才刚刚好的口腔溃疡又发作了,这一次比上一次还多烂了几块地方,害得他整天不停地吸气,以期能减少嘴巴的疼痛。
  
  倒是张星忆,早有这种心理准备,得知这个消息后,轻描淡写地说道:
  
  “意料之中的事耳,有何奇怪哉?”
  
  说着,她瞟了一眼冯永,“如今能解凉州困境者,除了阿郎之外,恐怕丞相都会觉得棘手。”
  
  呵!
  
  冯永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外室就是外室。
  
  你就不能学学冯家正室大妇?
  
  关将军可是一心为咱老冯家打算。
  
  虽然知道张星忆说的是实话,而且身为凉州刺史,安民抚夷,那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但冯刺史心里就是有点不得劲。
  
  “你好歹也是半个冯家人呢,怎么就不能为冯家着想一下?谁家的钱粮是大风刮来的?不都要还吗?”
  
  收复凉州,兴汉会本来已经是要大口吃肉。
  
  哪知这一场大雪下来,兴汉会就得要再次大出血。
  
  那就相当于是大幅提高了成本。
  
  身为会首,冯刺史借的是钱粮,但还的可是人情。
  
  人情有那么好还的吗?
  
  想到这里,冯刺史不禁叹息一声:
  
  要是大汉迟大半年收复凉州,说不得就可以看一场凉州军民反抗魏贼,喜迎大汉王师的好戏。
  
  可惜啊可惜!
  
  冯刺史正想着,哪知张大秘书就是一脚踢过来,咬牙切齿地说道:
  
  “半个冯家人!你也知道我是半个冯家人!她是冯关氏,可妾呢?妾可是姓!张!呢!”
  
  说到后面这几个字,张星忆就是一字一咬地说出来。
  
  “你要真敢让妾成为冯张氏,妾也照样能一心为冯家着想,你敢吗?呸!没胆鬼!”
  
  “小姐姐,咱要讲理。”
  
  冯刺史吸了吸气,感觉嘴里的溃疡又开始隐隐作痛。
  
  “你真成了冯张氏,你信不信我就敢英年早逝给你看?”
  
  不要怀疑关大将军的刚烈。
  
  丢了冯家主母的位置,她本人能挺过去,但她的两个孩子,哦,现在是三个了,到时候怎么办?
  
  关大将军为了孩子,会干出什么事情,谁能知道?
  
  当年关张二女紫禁城,啊不是,应该叫作冯府之颠一战,背后有皇家与权贵利益之争的影子。
  
  阿斗不掌权,天子不给力,张小娘子败落那是自然之事。
  
  虽说现在张小娘子卷土重来,甚至表面上看起来还步步紧逼。
  
  但想要正式挑战关大将军的正统位置,又谈何容易?
  
  随着冯君侯成为刺史,再加上兴汉会系的几个太守之位,兴汉会已经开始成为庞然大物。
  
  再加上新兴权贵,转型世家,皇家……
  
  各种复杂关系,一不小心就会搅起一场动荡。
  
  大汉内部又不是没有一块铁板,如果被有心人加以利用,只怕会破坏大汉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局面。
  
  就算是张小娘子是皇后的亲妹妹,皇家也不可能想要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最重要的是……你问过大汉丞相了吗?
  
  冯刺史搂住张小娘子踢过来的腿:
  
  “四娘,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且再等等……”
  
  关大将军的妊娠反应越发明显了,阿梅与李慕两个妾室,现在每夜都要轮流服侍主母。
  
  冯刺史夜里悄悄爬到张家小娘子榻上的次数也越发频繁起来。
  
  屋里烧得挺热,再加上又是夜里,所以张小娘子穿得比较宽松。
  
  冯刺史伸手摸去,只觉得手上的小腿肉骨匀称,入手细腻滑嫩……
  
  张小娘子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娃。
  
  这些年的经历,已经足以让她适应政治的各种黑暗。
  
  她下意识地想把冯永手里的腿抽回来,没抽动。
  
  于是干脆把另一腿也伸过去,然后靠到榻上,幽幽道:
  
  “我知道。但这里就你我二人,现在我可是叫你阿郎呢,你就不能哄哄我?”
  
  “哄你做什么?”冯永顺手帮她按摩脚底,一边说道,“那不就成骗你了?”
  
  “你且放心,只待时机一到,你就是不想成为冯张氏,我也不会答应。”
  
  张星忆闻言,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妾就当你是在承诺了。”
  
  “嗯,是个承诺。”
  
  意外得了个承诺,张星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心思也开始转回正事:
  
  “其实说真的,就凉州目前这种情况,阿郎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冯永心领神会:“你是说当年收复陇右的时候?”
  
  张星忆顿时不满道:“还道你这些日子太累,变迷糊了呢,原来你知道啊!”
  
  大汉收复陇右的那一年,陇右也恰好是遇到大旱。
  
  危急当然比不过现在危急,但情况却是类似。
  
  时为护羌校尉的冯君侯,动用了东风快递的全部潜力,把粮食运到祁山堡。
  
  一方面趁机让胡人部族上报人口,然后施行粮食配给制。
  
  最后再让胡人自己出人出力,前去祁山堡拿属于自己部族的口粮。
  
  这个做法,让校尉府以最快的速度摸清了胡人的底细,同时又避免了胡人因为无粮可吃而去干老本行的风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