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九品九道 > 第98章 野狗

第98章 野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龙虎山在青峪山之南,虽然是深冬之夜,这里不是很寒冷。到了深夜,有微微的冷意,王大石把自己的铺盖拿来给大福右三人盖上,准备将就着睡了。
  风游僧看得寒酸,直是摇头,骂道:“娘个嬉皮的,诺大的一个教派,却不懂得礼仪之道!咱到这里来,最基本的茶食和住所就免了,便是连个盖的被子都不拿来,咱混了半辈子下来了,岂沦落到这等地步了!”
  大福右听得不耐烦:“风游僧,你就不要咕咕囔囔,咱们来是求请人家的,人家不高兴就把咱们驱逐走了,你还啰嗦!”
  风游僧骂道:“咱们现在是死了也没有地方埋呀!”
  三人扯闹着,谁的嘴巴也没闲着。
  就在这时,只听得“刷”的一声,有一人站在四人的面前,正是柳菲霞。
  柳菲霞瞪视着四人,怒道:“你们究竟睡是不睡,在这里吵什么吵,废话连篇的!”
  风游僧早就看不习惯柳菲霞跋扈的样子,回道:“哎,这位小姐还是姑娘呀,你不过来陪咱,咱们睡不着呀!”
  “你说什么!”柳菲霞听得大气,抡起手中铁叉就朝风游僧擂去。
  风游僧躲过去:“哼,我看你这样子就是不服气,就是要戏弄戏弄你!怎么说你也是道家之人,我已经是半个残废的人了,你要是伤到我或者吓着我了,嘿嘿,等着张道长怎么责罚你!”
  柳菲霞大气,怒狠狠地望着风游僧“哼”的一声,执起铁叉朝王大石看了一眼,道:“咱们走着瞧!”转身走了。
  其实,王大石想给柳菲霞道歉,见她这一走,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了,他只好教训三人说:“你们安分一点,这里不是乡土派,怎么能随你们的性子来!”
  大福左:“哎,哎,你这话说得就是不对了,咱们来者是客,天谷观没有尽到地主之谊,居然让咱们就躺在这外头露宿;再则,咱们为什么来到天谷观,咱们是信任张道长,咱们是给他的面子,看得起他!今天居然是这等遭遇,你说乏味不乏味!”
  王大石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的,冲着三人说道:“要是按照你们这么想,张道长岂不要派轿子把你们接到天谷观!”
  大福右道:“没这个必要!咱们这三人,要不是肯赏这个脸,轿子架咱们的屁股上,咱们都未必来!未必赏这个脸!”
  王大石说“你就别说了,要是身子疼起来,就不这么想了,死鸭子的嘴巴硬着呢!”
  ……
  几人的话说得也够多了,此时沉静了下来,没过多久,呼噜呼噜地睡着了。
  王大石没有心思睡着,他顾虑着三人的身体呢。
  深更半夜,院子里头很静,没有一丝点儿声响发出,那被收伏的鬼怪没有驱灵咒的唤醒,如同沉僵之躯,不会发生动静。
  突然间,王大石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院门响声,这院子的门并没有上锁,若是张道长回来,会轻悄悄地推开门,然后轻轻地走进院子,再而关上院门回到舍间休息。
  凭着判断,传来蹊跷的探门声必定不是张道长。
  月亮发出皎洁的光亮,王大石看了看院子的木门,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想叫醒大福右三人,可是推了又推,没有一点动静。
  民间有这样的说法,每当鬼怪出没的时候或者要害人的时候,会将身边的人迷惑,就像眼前一般,三人睡得如同死猪一般,便是拿来开水烫一烫估计也不会动弹一下。前些天夜里,还有打更的道仆们,而今夜却不见他们的踪影,这就像所说的“鬼使神差”,似乎被迷惑与控制一般。
  王大石感知鬼怪的来临,并且能够感觉得到鬼怪必是来对付他的。
  这时,从门的边口挤进来一只黑色的影子,黑影子有半个人高,晃头晃脑的,吓得王大石赶紧搂住大福右。只见,那只黑影子渐渐地近了,在南边的院角停下来,站了一会,然后摇摇晃晃地朝着这边走来。
  王大石想要见识见识究竟是什么东西,也想看看这些日头自己学得如何,他从胸窝里头掏出符纸,咬破指头,准备用这符纸把鬼怪镇住。黑影子似乎察觉王大石的动静,没有立即走开,反而更加靠近。王大石猛地一个反身,吸取指头鲜血,喷向那黑色影子。只听“咯——”的一声长响,黑影子猛地窜了远去。木门的缝隙较小,那黑色影子跑得急躁,一头撞在门上,发出“扑通——”一声,紧接着“嗷”的一声惨叫,跌在了地上,然后匆忙翻滚着身子,从门缝间扑腾了出去。
  听得惨叫声,王大石才意识到这只黑影子只是一条狗而已,刚在南墙角稍停那会儿应该是在撒尿。
  王大石来到天谷观从来没有发现此处有养过狗,这等深更半夜哪儿来的狗呢?难道是山林窜来的野狗?
  “这明明就是一条狗而已,我怕它这等畜生作甚?如果不给它教训,下次定还会过来!”王大石想着,追到门口,拾起一块石头再次朝黑影子掷了过去。听得“咕咚”声和“嗷嗷——”的惨叫声,想必被石块击中了要害。那狗撒腿便跑,不一会儿无影无踪。
  王大石看着野狗跑远,迅速地折了回来,正准备推门入院,这时候门边上又跳下两只黑影子,其中一只身子翻飞,出拳摆脚攻过来;另一只紧跟着王大石,似乎有所介意,并没有出手。
  黑影所出拳脚力道不浅,似乎与王大石曾有深仇大恨一般,所攻之处,都是要害。
  王大石平日孜孜不倦,练习法术、驱灵咒之类,五花八门,却没有一样可以像武术一般施展拳脚,面对招数攻来,显得窘迫,无计可施。连续挨了一顿拳打脚踢,也不知道如何躲挡或是逃避。
  他本没有学习过招数,只是在乡土派跟大福右学了散武术中的三招,大福右不善学武,所授三招大致也是错了一半。他开始勉强地使用这个招数,便是这半错半对的三招,此刻连环使用,确实格挡了黑影子十招的强强连攻。
  黑影子似乎感到不可思议,攻打之中显出急躁。
  王大石身子愈加灵便起来,加之散武术练习的纯熟自如,促使每出一拳一掌都是稳妥力刚。
  这时候,两只黑影子停下手来。
  王大石三招连环着使用,所挡之招大都集中在几个部位,当下生出隐隐的疼痛感。
  黑影子变动脚步,好似要逃跑,王大石迅速向前挡住了去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