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灵玉 >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失魂落魄从空地回来的赵灵玉把正在贴面膜的田妮吓个半死。
  
  “灵玉你走路都没声的啊,幸亏她们都睡了,不然还以为闹鬼了。”田妮揭下脸上的面膜,翻过身看着坐在床沿上低着头把手放在膝盖上的灵玉。
  
  “妮妮,你说怎么才能让宋殊郁重新弹钢琴呢。”灵玉呆呆地抬头跟田妮四目相对。
  
  “什么?快点睡觉吧,别开玩笑了。”田妮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也没理,转过神准备跟周公约会去。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想让他重新弹钢琴,我觉得他是真的喜欢。”灵玉想起赵清风刚才给自己说的一番话,想让宋殊郁重拾钢琴的心愈发坚定。
  
  “其他的什么你还可以努力尝试一下,这个我劝你想都别想。”田妮连眼皮都没睁开,把好友的一番话根本没当真。
  
  “为什么不可能?”灵玉站起来,拍着好友的背问道。
  
  田妮被灵玉闹得烦了,抓着头发一跃而起,“哎呀,我说当初学校领导希望他作为新生代表在迎新晚会上表演钢琴,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再说赵清风都努力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成功啊,你凑个什么热闹啊。”结果声音有点大,同寝室的其他几个女生被吵醒开始嘟囔起来。
  
  田妮见自己和好友要引起公愤了,赶忙俯下身子,低声道,“别想这些了,快睡觉,明天就要放假了你想做些什么也得等国庆之后吧。”说完没管还站在原地不说话的灵玉沉沉睡去。
  
  灵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慢慢地踱回自己的床铺,躺下也不睡,睁着眼睛回想赵清风的话。
  
  “哎?你说你想知道宋殊郁为什么不弹钢琴了?”赵灵玉望着眼前这个一脸今天不知道真相不会离开表情的小师妹,苦恼地挠着头。
  
  “嗯,我想好了。之前一直说很喜欢他但其实根本不了解他,我觉得这样很可怕。”灵玉慢慢收紧张开的双手,抬起头越发坚定地望着赵清风。
  
  “可是。。。”赵清风听灵玉这么说,更加苦恼起来,头发都快被他抓成鸡窝了。
  
  “难道社长不想宋师兄重新弹钢琴么?多一个人知道,不就多一个人想办法么?”灵玉也不知道自己这份想让宋殊郁弹钢琴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强烈,她只是觉得在音乐社表演的时候,她从后台出来看到的宋殊郁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那道光却让灵玉感受到了他对于舞台真切的渴望。她觉得那道光很闪亮也很美,所以她希望能靠自己将那道光照进现实。
  
  “不是这样,我只是怕我告诉你之后,你一冲动做出什么事情,不仅没有任何效果,说不定对你们两个好不容易有点进展的关系也有影响。”赵清风脑海里浮现着自己好友那副臭脸,不禁担忧起来。
  
  “怎么会呢?”灵玉没想到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会引起赵清风这样的猜想,在她心中,宋殊郁不弹钢琴最坏的原因也就是经济状况不允许他弹,但她现在满脑子全是想要让宋殊郁重新回到舞台的想法,便央求道,“师兄,你就告诉我吧。”
  
  赵清风对于女孩子的要求一向没抵抗力,想了想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一点成效,反倒是赵灵玉的出现让宋殊郁有了一次次的不正常,说不定眼前这个女孩真的能改变什么。他猛吸一口气,艰难地开口,“师妹你知道宋殊郁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么。”
  
  赵灵玉虽然对于宋殊郁了解甚少,但是殊郁一直靠奖学金打工和亲戚支持上学的传闻早已经在c大学生里面心照不宣,所以自己也有一定关于他父母的猜测。至于怎么去世的,她倒是并没有细问过其他人。她摇摇头,有些不明白父母的去世跟宋殊郁放弃钢琴的必然联系。
  
  赵清风一时间有点犹豫该不该继续说下去,但看了看灵玉此时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渴求,还是狠了心,把真相展示在了灵玉面前。“其实在殊郁父母都在世的时候,他一直很喜欢弹钢琴。很小的时候我跟他一起去学钢琴,结果那个老师一直夸他有天赋一直关注他,完全没注意到我。我赌气就没继续学下去,而学了小提琴,但是殊郁还一直坚持了下来直到高二的那年。”赵清风回忆起往事,对于一些细节还历历在目,好像昨天才发生,有点恍惚。
  
  灵玉见赵清风沉醉在了自己的回忆当中,着急地催道,“然后呢,高二怎么了。”
  
  赵清风被灵玉焦急的声音拉回现实,慢慢地皱起了眉头,“高二的暑假,萧阿姨也就是殊郁的母亲,出了车祸,结果因为送医院晚了,没有抢救过来。”赵清风回想起那时候自己匆匆赶来医院见到好友的样子就觉得一阵难受。那个时候的宋殊郁看着被推出急救室没了生命迹象的母亲不哭也不闹,只是抓着母亲的手不愿意放开。一边的宋叔叔看到陪伴自己这么多年的妻子突然离开接受不了事实,崩溃地大叫。
  
  赵清风顿了顿,继续讲述,“后来宋叔叔一直觉得是抢救的医生没有尽力抢救才让萧阿姨离开,也不工作了,天天带着雇来的一帮人去医院闹。有一次闹的特别厉害,好像是把那个医生的办公室都砸了,结果医院见调解不了,便报了警。”
  
  灵玉听到这里着急地抓住赵清风的袖子,“那宋殊郁呢,他这个时候肯定很难受吧。”她想象着当时孤独无依的宋殊郁就十分心疼。
  
  赵清风安慰地拍拍灵玉抓住自己袖子的手,吐出一口气,缓慢地讲着接下来发生的事,“结果那次宋叔叔被拘留了。过几天宋殊郁被他伯伯带去探视,没想到宋叔叔在看到宋殊郁的时候把早已经藏好的老鼠药当着宋殊郁的面喝了下去。”
  
  灵玉没想到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高中生的宋殊郁会承受父母都死在自己眼前这样大的痛苦,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赵清风叹了口气,看到灵玉这个样子,问道,“还要继续听么?”他觉得这么多的痛苦一时间涌来对于一个喜欢宋殊郁的女孩子根本承受不了。
  
  没想到赵灵玉强迫自己停下颤抖,抬起头,虽然眼睛里面闪烁着泪光,但依旧坚定地回答道,“要听。我想继续听下去。”
  
  赵清风被灵玉的坚持所震惊,同时想着宋殊郁有个这样听了他这么多事情还没有被他的背景和形成的扭曲性格吓跑的女孩子深深喜欢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宋叔叔死之前抓着宋殊郁的手说希望他以后当医生,不要让自己的病人死去。可能叔叔最后都没有解开心结,也没有为自己的儿子多考虑,只是一味地把自己的痛苦传递给殊郁。”赵清风这次没有停顿,紧接着说了下去,“本来殊郁一直被音乐老师认为是未来最有可能成为钢琴演奏家,并且他自己也把这个作为理想,结果在宋叔叔死之后他就没有继续弹钢琴了。他的钢琴老师几次找到殊郁的亲戚表示自己可以不要任何报酬地辅导殊郁,但都被殊郁拒绝了。本来高二的时候殊郁一直在学英语,准备去英国留学专心学钢琴,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就没有提这回事了。”
  
  “那他的亲戚也没劝他吗?毕竟这是他一直的心愿啊。”赵灵玉从小到大被父亲一直以自己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努力去做,不要管其他的事情的观念教育着,所以对于拥有理想并不离不弃也认为是理所应当。
  
  “师妹你肯定也不愿意跟你的那些平常不往来,有困难就找上门来的亲戚多往来吧?”赵清风看到灵玉一脸不解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是被父母保护地太好,对于人情世故没有多少了解。
  
  灵玉想了想,点了点头。
  
  “你不愿意,殊郁的那些亲戚当然也不愿意。先不论殊郁自己已经放弃了钢琴,他的那些亲戚怎么可能拿钱出来资助一个学生出国,还是去学在大人眼里看来没什么前途的音乐。他们早已经跟殊郁说清楚了,叫他好好学习上个国内的好大学,学费各家都可以资助一点。但是殊郁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到了大一就没再接受任何一个亲戚的资助了。”清风想到宋殊郁最艰难的一个月的时候,连续吃了半个月的方便面,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所以他就按着他父亲的愿望,读了c大学的医学系?”灵玉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虽然她没想到宋殊郁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但她也深深敬佩着殊郁经历过这么多痛苦之后还能这么坚强并且优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